当前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人物 » 正文

仅花8年时间,谢毅执掌的公司市值超500亿

日期:2019-05-10    来源:OFweek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2019
05/10
17:37

关键词: 通威 谢毅 太阳能

   全国人大代表刘汉元的头衔少了一个。
 
  5月8日,这位“饲料大王”当着公司所有董事会成员的面,将其最重要的一个头衔——通威股份董事长交接给了他的前任助理。

 
 
  这位80后助理名叫谢毅。在被老板刘汉元推向台前后,这位新晋少帅的逆袭之路也开始为外界所关注。
 
  谢毅出生于1984年,2011年加入通威集团,担任总裁助理。此后八年,他不断被委以重任,晋升速度犹如火箭。在被选举为董事长前,他的职务是通威股份的董事,以及另外两家子公司的“一把手”。
 
  将自己大部分身家交托给一位比自己年少20岁的年轻人,折射出刘汉元的魄力。据报道,这位光伏大佬此举旨在进一步推进上市公司管理团队年轻化。
 
  但谢毅的压力不言而喻。这位少帅掌舵的是一艘不断膨胀的大船,如何保证这艘大船在暗礁横生的光伏大潮中平稳前行,是他不得不面临的考验。
 
  不过,刘汉元仍担任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在通威股份仍保留董事一职。在业界看来,这是为了将新帅扶上马后“再送一程”。
 
  权力交接
 
  在5月8日董事会后,通威股份新一任董事会成员进行了合影留念。他们一字排开,往届“靠边站”的谢毅和老板刘汉元站在正中间,二人两侧各有六位公司高管。
 
  这是一场新老交替的权力交接仪式。对这家公司的股东而言,他们日后或许很难在股东大会上听到刘汉元侃侃而谈,换之是一位成熟稳重的年轻脸庞。
 
  看着旁边比自己年轻20岁的谢毅,刘汉元或许会想起35年前自己20岁的情景。
 
  当时,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拿着父母卖猪的500元钱,在老家四川眉山开启了渔业养殖事业。这年1月,谢毅出生。
 
  在谢毅一岁时,刘汉元发明“渠道金属网箱式流水养鱼”技术,成为他创业成功的一个起点。
 
  1986年,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这位日后的“饲料大王”自筹资金,在家乡眉山县永寿镇建起中国西南地区第一家集约化鱼饲料工厂。
 
  刘汉元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座工厂取名“科力”,被认为寓意“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这个解读并不准确,“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一马克思主义科学观可能更合适。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则是由邓小平在1988年9月的全国科学大会上提出。
 
  在谢毅八岁时,邓小平南巡讲话掀起了新一轮改革开放浪潮。这一年,刘汉元自筹1000万元,在县城里建起一座现代化饲料工厂,取名通威。
 
  从眉山走向全国则要到三年后。这位四川富豪将公司总部迁到成都,开始大肆扩张,从此缔造起一个“饲料王国”。
 
  但饲料行业已不能满足刘汉元的胃口,通威在他的执掌下开始探寻多元化之路。2007年,通过并购永祥股份,他决定杀入多晶硅行业,意欲“拥硅为王”。
 
  这一年,谢毅完成自己在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学业,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英国帝国理工学院也成为他公开简历中唯一被提及的求学经历。
 
  彼时,多晶硅价格暴涨,至2008年时,最高涨近500美元/公斤。火爆的行情,让刘汉元似乎看到了通威的另一条康庄大道。
 
  这年,通威股份从通威集团和巨星集团手中,分别购入永祥股份48%和2%的股份,交易总金额为1.91亿元。
 
  但好景不长,多晶硅价格正是从2008年底开始暴跌,整个光伏行业风声鹤唳。这一轮风暴过后,尚德破产,赛维残喘,通威亦不能幸免,被拖入泥潭。
 
  2010年,通威集团戏谑地将永祥股份的股权回购,刘汉元还于次年尝试将永祥股份借壳上市,但最终折戟。
 
  当刘汉元深陷多晶硅困局时,谢毅正在四川博览事务局工作。这个负责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的机构很难发挥年轻人的真正才干。
 
  二位的人生在2011年5月发生了交集,年仅27岁的谢毅成为通威集团总裁助理。不过,对于他是如何脱颖而出,尚不清楚。
 
  在经过两年的磨砺后,一个机遇即将出现,从此改变了这位年轻人的命运。
 
  新帅逆袭
 
  机遇来自赛维。在经历2012年的冲击后,由前江西首富彭小峰创办的赛维LDK陷入困境,斥巨资建成仅8个月的合肥工厂被迫停产。
 
  通威乘势出击,决定将这家现代化工厂收之麾下。
 
  陪同刘汉元第一时间飞抵合肥,会见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吴存荣的,除了通威高管,还有担任助理的谢毅。
 
  在基本确定下合作意向后,“饲料大王”让通威集团总裁禚玉娇、谢毅以及其他两位同事一起参与并购。
 
  这起并购或许让谢毅终身难忘,也为他提供了一展能力的良机。对赛维合肥工厂,刘汉元志在必得,但半程杀出的竞争对手让这起并购充满变数。
 
  2013年9月10日,这一天是竞拍日。谢毅代表通威操作电脑竞拍出价。他每按下一个数字,都意味着通威付出的代价更高一些,双方历经218轮竞拍,价格最终锁定在8.7亿元,比最初评估价高出5亿多。
 
  多年后,这位总裁助理回忆起这场拉锯战依然记忆犹新,他也因此成为通威历史上在一天内花钱最多的员工。
 
  拿下赛维合肥工厂后,通威顺势进军下游电池片领域,但外界对这个饲料王国能否在技术门槛更高的太阳能电池片领域立足充满疑问。
 
  此时,这个工厂已荒芜多时,工人从满产时的3000多人,锐减至87人,这个工厂无疑是一个烫手山芋。
 
  在刘汉元身边已呆了两年多的谢毅决定主动向刘汉元请缨,前者选择相信这位29岁的年轻助理,并给他了六个月时间。
 
  谢毅立下的军令状则是3个月。当年10月18日,这座合肥工厂启动试生产,并在一个月后全面投产,13条生产线全线开工。
 
  此后,通威太阳能一路高歌猛进。两年后,这家由谢毅执掌的通威子公司成为中国晶硅电池出货量全国第一、全球第三的电池片企业。
 
  在合肥工厂的这一战役让谢毅声名鹊起,通威股份从此开启“双轮”驱动,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追捧对象。
 
  此后数年,通威股份在光伏行业一路高歌。来自饲料业务稳定的现金流让谢毅没有后顾之忧,通威也得以在这个新领域不断突击。
 
  两个月前,通威股份再度募资50亿元扩产高纯晶项目,刘汉元剑指行业第一。
 
  在刘汉元的信念里,通威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成行业第一。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奥运比赛,大家只记得金牌、只记得第一,第二、第三名只能拿银牌、铜牌,第四、第五名,就只有自己做块铁牌、木牌,拿回家自娱自乐。”
 
  谢毅或许深受此影响。他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通威取得成功的秘诀:每一天进步1%,第365天则为第一天的38倍。每天退步1%,第365天则为第一天的0.025倍。
 
  如今,刘汉元的得意门生站在他的肩膀上,成功将权杖接下,等待这位少帅的将是另一场更大的商业冒险。
 
  光伏这个充满竞争和变数的行业从不缺乏英雄,崛起和没落的精彩故事一直在不断上演。
 
  如何保证基业长青,是每一位企业家都在思考的远虑,而寻找到合适的接班人或许是其中的一把秘钥。
 
  对刘汉元而言,他找对了那把秘钥吗?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
扫码关注
光伏头条
扫码关注
储能头条
扫码关注
风电头条

客服电话400-8256-198
新闻举报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燃气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风力发电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新能源汽车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