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人物 » 正文

坚持做薄膜电池的前首富李河君何以成“老赖”

日期:2023-01-16    来源:雷达Finance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2023
01/16
13:42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汉能集团 李河君 薄膜电池

“汉能越不可越之山,最终总能登顶;渡不可渡之河,最终总能达到彼岸”,这是前中国首富李河君的经典语录。

在沉寂许久之后,这个曾经站在中国富人顶端的企业家最近有了新动态。不过迎接李河君的并不是喜讯,而是其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消息。至于李河君被带走的原因,或与锦州银行有关。

事实上,李河君曾在汉能的发展历程中画下过浓墨重彩的数笔。在李河君的带领下,汉能系不仅打造出当时世界上自行建设的最大的私营水电站——金安桥水力发电站,还成功在薄膜太阳能行业取得领先地位,李河君也因此一度成为中国大陆地区的首富。

然而,自2015年汉能薄膜发电被香港证监会调查并停牌之后,汉能系便从神坛跌落,公司股价大跌的同时,李河君也因此失去刚刚到手不久的首富桂冠。2019年,汉能又因资金短缺的问题,一度卷入欠薪风波之中。目前,李河君身背30条限制消费令,昔日首富如今惨遭滑铁卢成为“老赖”。

李河君被带走协助调查

或牵涉锦州银行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久违露面的前中国大陆首富李河君于2022年12月下旬被锦州市公安局带走,目前尚未放回。

一名曾经在汉能供职的前工作人员向外界透露,李河君此次被警方带走的原因是协助调查,涉及的事件可能与锦州银行有关。

据悉,此次李河君被带走协助调查,并不是当地对汉能首次采取行动。据媒体报道,早在2021年,锦州市公安、法院、政府部门人员便多次抵达北京汉能总部,将部分员工带走调查。

笔者注意到,汉能早前曾以股权质押等方式从锦州银行获得信贷支持,但后续汉能薄膜发电被香港证监会调查、股份也被暂停买卖,导致锦州银行做抵押品的股份价值存在不确定风险,还一度因此打乱锦州银行上市的步伐,锦州银行被要求补交相关财务报表,披露相关业务的风险敞口。

在后续更新的招股书中,锦州银行确认承受汉能集团的信贷风险。据锦州银行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15年6月末,锦州银行给汉能的贷款余额总计为94.61亿元,分为与汉能挂钩的受益权转让计划;锦州银行发行的非保本型理财产品(A类债务工具);锦州银行发行的保本型理财产品(B类债务工具)三种。其中附有信贷风险敞口净额(无抵押或第三方对冲)27.7亿元。

彼时,锦州银行还指出,如果汉能长期不偿还受益转让计划的垫款,锦州银行不能及时全面或无法执行实现抵押,锦州银行则需要注销相关资产或者增加相关拨备,这对锦州银行的业绩、财务状况和经营将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李河君近年几乎从公众的视野之中“消失”,但他摊上的“麻烦”却并不少。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截至发稿,李河君身背30条限制消费令,2022年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次数多达21次,累计被执行总金额高达8.72亿元,其中仅2022年10月24日这天,李河君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次数就达到20次。去年4月,李河君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员。

此外,李河君还关联多个终本案件信息,相关案件执行标的总金额为21.73亿元,其中未履行的金额达18.94亿元,未履行比例为87.2%。目前李河君身为被告、被上诉人的法律诉讼涉及金额高达15.36亿元。

昔日大陆首富李河君的高光时刻

笔者了解到,李河君原名李河军,1967年在广东河源出生,是一个地道的客家人。长大以后,学习成绩优异的李河君先是在北京交通大学就读,此后李河君又前往英国剑桥大学继续攻读宏观经济学博士学位。

读书期间,李河君便展现出过人的生意头脑,他曾经在学校雇数十名同学,干起“倒腾”胶卷的生意。彼时,李河君还会根据每个人的不同特点为其安排合适的分工。在一连串的尝试后,看到无限商机的李河君决定正式下海经商。

1989年,在从老师那里获得一笔价值5万元的借款后,李河君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旅。在李河君的努力之下,汉能集团正式创立。此后公司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逐步成长为在全球都具备一定影响力的企业。

而汉能系的发展,离不开李河君的两次重要选择。2002年至2011年的几年时间里,汉能耗资两百亿元以上、动用近万人的施工团队,成功在海拔2000多米的云南金沙江建成一座水力发电站。据悉,这个建成的金安桥水力发电站,是当时世界上自行建设的最大的私营水电站,比当年象征美国实力的美国胡佛大坝还要大30%。

除了水力发电站外,进军薄膜太阳能行业则是汉能的又一次“豪赌”。2010年,李河君领导汉能开始实施大规模的产业转型和战略升级,仅用两年时间便先后将德国的Solibro、美国的MiaSolé、Global Solar Energy和Alta Devices公司收入汉能旗下,为公司在薄膜太阳能行业的实力不断加码。

数笔国际并购之后,汉能一跃成为享誉国际的行业龙头。2011年,汉能薄膜发电通过收购铂阳太阳能的形式成功在港交所借壳上市。上市之后,汉能薄膜发电的业绩率攀高峰。财报显示,2011年至2014年,汉能薄膜发电的净利润分别为7.2亿港元、13.2亿港元、20.2亿港元、33.1亿港元。与此同时,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也不断上涨,公司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元。

得益于公司取得的不俗业绩和在二级市场上的亮眼表现,李河君的身价水涨船高。2013年,李河君首次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彼时李河君凭借665亿元人民币的净资产,在榜单上排在并列第四的位次;等到了2015年3月,李河君的净资产增长至330亿美元,一举成为福布斯中国大陆地区的首富,将马云、王健林等人甩在身后。

汉能系从神坛跌落

笔者注意到,李河君的命运和汉能息息相关,二者的密切关联使得其身价与公司的发展高度绑定。然而,李河君刚刚登上首富宝座后三个月,还没等屁股坐热就从神坛上跌落。

2015年,发展如日中天的汉能系,遇到了企业发展的转折点。据汉能薄膜发电的财报显示,2013年公司的关联交易达到100%;2014年,公司的关联交易略有降低,但仍高达62%,其中前五大客户占销售额的比例高达98%。

基于前述情况,外界便有声音认为,汉能薄膜发电漂亮的业绩背后,与关联方的交易脱不开干系,其客户存在较为依赖母公司汉能集团的情形,公司的经营模式也遭到外界“左手倒右手”的质疑。

2015年5月,因涉嫌市场操纵一案,汉能薄膜发电被香港证监会查处。公司股价重挫近47%,市值瞬间蒸发1440亿港元。伴随着公司市值的疯狂蒸发,李河君失去中国大陆首富的称号。

同年7月,港交所应香港证监会指令,停止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股份买卖。2016年,李河君宣布辞任汉能薄膜发电的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职务,正式从上市公司的头号管理位置退下。

紧接着,2017年9月,李河君又被香港高等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今后8年内不再担任香港上市公司的高管。最终,在停牌长达四年之久后,汉能薄膜发电以出于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私有化回A股的理由,于2019年6月正式在港股谢幕。

事实上,自汉能薄膜发电停牌之后,汉能系资金紧张的情况便已有预兆。李河君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2009年以来,汉能在薄膜行业的投资超过800亿元,相当于把金安桥水电站赚的钱全都投进去了。停牌之后,银行断掉了公司的贷款来源,自己曾通过私人朋友借钱。公司800亿元的投资大多用在了技术研发上面,“我们向各地产业园大量卖设备,但没想到账款回收太难。”

2016年,李河君再度创立新公司汉能移动能源,还陆续发布了太阳能汽车、汉能墙、汉能瓦、汉能伞等产品,但汉能此后却并未在市场上掀起足够的水花。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汉能移动能源(已改名为秉诚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已经3次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破产审查。

2019年,汉能又陷入欠薪风波。当年10月,李河君发布的一封全员信,向公司员工宣布了集团在资金方面遇到一些问题的情况。由于公司资金的短缺,员工不得不面临薪资缓发、社保缓缴等现实。

彼时,李河君还在信中表示,汉能30年来从未欠过员工一分钱,这次是头一回,且此次欠薪是公司资金调配和现金流遇到问题,并非恶意欠薪。对于出现这种情况,李河君深表歉意,并表示主要责任在于他自己。

同时,李河君还在信中否认了外界关于其将要“跑路”的传言,自己在几年前就已经退回了已经拿到手的美国绿卡,自己会把薄膜发电这个事业坚持到底。

即便身处资金周转的困境,李河君仍给员工打气,“只要今年做好,明年的421目标唾手可得”。据了解,421目标是李河君为汉能定下的宏伟目标,具体是指汉能要达到400亿利润、2000亿销售额、1万亿市值的目标,成为像华为、腾讯这样的伟大公司之一。

然而,汉能系目前离这一目标的距离并不小。伴随着汉能系的大不如前,李河君的财富较此前的高光时刻也大幅缩水。2020年2月,李河君家族以10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排在榜单第2000名的位次。

天眼查显示,目前李河君所有任职的企业共7家,其中经营状态为开业或存续的企业有5家,另外2家企业经营状态为注销或吊销、已注销状态。这些企业中,李河君担任1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4家公司持有股份,并在3家公司担任高管。


返回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首页

光伏资讯一手掌握,关注国际能源网 " 光伏头条 "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