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要闻 » 正文

破产!甩卖!绝望中的煤电“十四五”可有转机?

日期:2019-12-21    来源:光伏头条(微信号:PV-2005)  作者:亮子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2019
12/21
08:50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煤电机组 煤电去产能 煤电联动 清洁能源 太阳能要闻

  黯然离场还是涅槃重生,煤电走到今天似乎已在悬崖边缘,难改被抛弃的命运。作为我国主体能源,“十四五”能源规划将如何安置煤电?
  近日,国家能源局局长在2020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阐述了今年我国淘汰煤电落后产能方面取得的成绩。章建华介绍说,我国淘汰关停2000万千瓦煤电机组,提前完成“十三五”煤电去产能任务目标。
  从2016年开启煤电去产能以来,煤电企业都在持续关停不达标的落后产能。随之而来的企业亏损也一发不可收拾。根据国际能源网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去年央企电力集团煤电亏损累计金额高达379.6亿,而随着淘汰煤电落后产能的持续推进,2019年煤电厂破产、倒闭、售卖资产的情况依然屡见不鲜。
  煤电业务被当“包袱”甩
  随着我国兑现《巴黎气候协定》规定的碳减排目标时间节点不断临近,我国能源结构正在不断优化中,水、核、风、光、气、氢能、生物质等并举的“清洁能源大家族”强势崛起,煤电不断为清洁能源发展让路。煤电由于被压缩发电小时数、市场煤和计划电之间的矛盾导致发电成本倒挂等问题,让煤电业务已经成为一块儿“烫手的山芋”。当央企旗下燃煤电厂也开始出现破产的情况时,更多的央企集团也开始纷纷甩卖煤电资产,转投新能源。
  根据国际能源网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几大央企集团煤电厂破产、售卖股权不下十几起,国投电力是最大手笔的要甩掉“包袱”的公司。在今年10月8日,国投电力一次发布售卖5家煤电公司股权的消息。
  煤电业务被甩包袱实属无奈,不断淘汰落后产能,不断提高排放标准,不断压缩发电利用小时数等措施让煤电企业普遍陷入亏损状态。根据中电联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仅为2857小时,同比下降48小时。其中,煤电为3260小时,同比下降了106个小时,其降幅在各发电行业中位居前列。发电利用小时数降低,直接影响煤电厂收益,在煤电联动难以持续推进的情况下,煤电厂又要支付相对高昂的燃料成本,亏损几乎无法避免。央企卖掉煤电公司的股权,收购新能源公司,无可厚非,但对于在能源领域担纲主力的煤电来说,难道就应该沦落到如此境地么?
  被淘汰是时代的选择
  关停淘汰煤电落后产能的政策已持续几年,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出台文件再次列明2019年煤电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文件指出:“继续大力淘汰关停不达标落后煤电机组。列入2019年度煤电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任务的机组,除地方政府明确作为应急备用电源的机组外,应在2019年12月底前完成拆除工作,需至少拆除锅炉、汽轮机、发电机、输煤栈桥、冷却塔、烟囱中的任两项。严控各地煤电新增产能。装机充裕度为红色和橙色的地区,原则上不新安排省内自用煤电项目投产,确有需要的,有序适度安排煤电应急调峰储备电源。”
  今年9月,国家能源局下达了《2019年煤电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任务的通知》,明确了全国18个省区淘汰煤电落后产能的目标累计为866.4万千瓦。
  根据国际能源网记者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将近十个省份的几十家煤电机组已经关停,其中不乏一些企业的自备电厂,大部分被关停的煤电机组的装机容量都比较小,一般在0.6万千瓦至1.2万千瓦之间。
  落后的煤电机组被淘汰已经成为环保压力之下时代的选择,无法逆转。对于依然艰难生存的煤电企业来说,关停煤电厂的影响却是相当致命的。
  郑州荣奇(俱进)热电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荣奇热电”)一位经理告诉记者:“今年先后两次接到郑州市人民政府下发的通知,要求‘实施郑州周边地区煤电结构优化行动,2020年底关停荣奇热电2台21万千瓦的机组’。我们有2台6千千瓦的机组、2台1.2万千瓦的机组,以及4台5万千瓦的机组,但这些机组都已在过去淘汰小煤电的时候被淘汰掉了。此次如果这两台21万千瓦的机组也被关停,那么我们的控股股东——登电集团就一台自备机组也没有了。”
  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到,此前不久,登电集团不久之前已经花费4300万将两台21万千瓦的煤电机组进行了升级改造,并且通过了河南省环保厅组织的清洁生产验收。一旦这最后两台机组被关停,之前的升级改造所花费的费用将彻底打了水漂,不仅如此,两台机组是2004年投入商业运营的,当时设计的使用寿命是30年,如果此次关闭,意味着两台机组有15年的寿命被白白浪费掉。
  谁为煤电调峰买单?
  荣奇热电的情况并非个案,四川很多煤电企业也面临类似的问题。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四川煤电厂工作人员说:“我们厂在近两年的实际发电小时数只有2100小时左右,发电量甚至连当初设计能力的一半都不到。发一度电亏5分钱,不发电则亏得更多。因为此前投入的建设成本、改造成本根本收不回来。”随之而来的是煤电企业的融资成本也越来越高,平均融资成本上涨两到三成,但这些煤电企业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变卖资产才能勉强度日。
  黄其励院士
  压缩煤电是为了环境保护,给新能源发展让路,但煤电依然要承担调峰的任务。中国工程院院士黄其励认为:“目前我国调峰电源的装机容量只占2%左右。在可再生能源迅速发展的背景下,灵活的调峰电源占比至少要达到总装机的10%-15%。即使国家现在批了若干个抽水蓄能电站,到2020年全部建成时调峰能力还是不够,煤电调峰依然存在很大提升空间。”
  由此可见,煤电未来将成为新能源大批涌入电源结构时的调峰的主力能源,但对于煤电企业来说,调峰是有成本的,这份沉重的成本支出应该由谁来买单?
  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到,对于目前已建成的煤电机组进行调峰灵活性改造需要对低负荷稳燃、锅炉燃烧优化、低负荷脱硝、汽机改造、蓄热装置等多方面进行重新设计改造,低负荷运行对煤电机组的寿命也会产生影响,尽管国家出台了相关文件给予参与调峰煤电机组一定补偿,但面临随时可能被强制关停的煤电企业来说,谁愿意冒险投资改造设备的灵活性?万一刚刚改造之后又被强制关停,损失谁来弥补?
  “要想激发煤电的调节能力,必须通过建立一些补偿机制,让‘老实人’不吃亏,让为电网做了贡献的人不吃亏。”黄其励坦言道。
  “十四五”期间煤电何去何从
  “十四五”期间煤电应该如何发展不由得让人忧心,中电联相关负责人认为,煤电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一半以上,长期以来在电力系统中承担着电力安全稳定供应、应急调峰、集中供热等重要的基础性作用,对于煤电不能“一关了之”。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原主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李俊峰
  “十四五”期间煤电究竟会如何发展是一个问题。专家们对于煤电未来的命运也各有不同的见解,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原主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李俊峰此前接受国际能源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十四五’期间煤电的发电量不会有大的增幅,甚至可能出现下降。中国有大约两亿千瓦落后的煤电,属于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需要进行改造。提高环保、效率、灵活调度,是对这些煤电厂改造的关键。”
  清华大学机械工程学院能源与动力工程系教授蔡宁生也认为煤电不可能再有大幅度增长,但根据具体区域电力发展需求,仍会有少量的上大压小及扩容。
  与上述观点相对应的,一些专家预测煤电在“十四五”期间依然有增长的潜力。国网能源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能源电力发展展望2019》预测,“十四五”期间,煤电仍有1亿-2亿千瓦增长空间。
  而从今年煤电发展的情况看,“十四五”期间煤电新增装机量不会太大,因为今年已有10家煤电机组成功延寿,延寿期限由3-11年不等。说明国家有意让老的煤电机组通过清洁化改造、灵活化改造等方式保持运行,未来新建煤电机组的可能性就会相对减少。
  卓尔德环境研究(北京)中心主任张树伟认为,煤电“稳定和可控”的特点与可再生能源“清洁和绿色”的特点刚好互补,相较于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电,两者互为补充更为现实一些。
  总体来说,我国煤电清洁化利用的程度已经位于世界前列,发展清洁高效的煤电机组,包括超临界、超超临界,容量大、能效高、污染排放少的机组,是高效利用煤炭的最佳方式之一。煤电在“十四五”期间肯定要承担更多的调峰的角色,但参与调峰需要相关单位予以调峰补偿。煤电需要与可再生能源协调发展,而如何协调两者之间的关系则需要能源主管部门的智慧对其作出引领。
 
返回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首页

光伏资讯一手掌握,关注国际能源网 " 光伏头条 "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