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人物 » 正文

李俊峰:光伏行业成功实现从“三头在外”到“弯道超车”的蜕变

日期:2020-12-25    来源:能荐  作者:北岛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2020
12/25
09:00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李俊峰 光伏发电 平价光伏 十四五

12月18日至2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部署了2021年八项重点任务,其中“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位列其中。

会议指出,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

事实上,早在今年9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重要讲话时提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这项承诺体现了大国担当,但同时也对中国能源转型提出了更高要求。在这一宏伟愿景下,以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必将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在经过20多年的发展后,中国光伏产业已从“三头在外”的初级阶段,进化为“三项世界第一”的中级阶段,成为中国对外的一张靓丽的名片,由「幕后」开始走到了能源革命的「台前」。

从微不足道到举足轻重,中国恐怕还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像光伏产业那样,短短十数年间实现蜕变。中国光伏产业进化的密码是什么?过去有哪些成功的经验值得复制?又有哪些教训值得借鉴?

2020年即将过去。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全球经济陷入停摆。但在“黑天鹅”频发的今年,中国光伏产业依旧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前三季度,全国光伏新增装机1870万千瓦,其中,光伏电站1004万千瓦、分布式光伏866万千瓦。截至2020年9月底,光伏发电累计装机2.23亿千瓦。

2021年是中国“十四五”的开局之年。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碳中和”的愿景之下,中国光伏产业必将承担更大的责任。

“十四五”期间,乃至更远的未来,光伏产业该如何扮演好“大国重器”的新角色?在高质量发展上又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地方?

为此,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李俊峰接受「能荐」独家专访。

在他看来,过去短短20多年间,中国光伏产业成功实现了从“三头在外”到“弯道超车”的蜕变。

“与其说是“进化”,还不如说是“蜕变”。进化是一个缓慢变化的过程,而蜕变是一个迅速变化的过程。近20年来,或者20多年来光伏行业可以说是一个蜕变的过程,化茧成蝶。”李俊峰说。

在这位权威专家看来,中国光伏行业还处于“青春期”。“青春期就是容易躁动,容易犯错误。现在光伏就是处于这么一个阶段,还容易躁动,容易犯错误”。

他认为,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这个朝阳行业需要尽快进入“成熟期”,不断地融入电力系统,不断地融入大的能源系统,完成与能源系统的融合,不断的提高自己在整个能源消费中间的比例,为“碳中和”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贡献度,“这是我对光伏行业的一个期盼”。李俊峰说。

以下是李俊峰访谈实录:

「能荐」:中国光伏产业过去20多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用「进化」来形容不为过,您认为这个产业进化如此迅速的密码是什么?

李俊峰:与其说是“进化”,还不如说是“蜕变”。进化是一个缓慢变化的过程,而蜕变是一个迅速变化的过程。近20年来,或者20多年来光伏行业可以说是一个蜕变的过程,化茧成蝶。

中国光伏产业迅速发展的秘诀其实和其他快速发展的产业一样,无外乎三个大的方面。一是看准方向。做事符合潮流,做任何事情,若想快速发展不符合潮流不行;

二是符合规律。规律是什么,就是做事的逻辑,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技术、设备、人才、市场都需要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贻误战机;

三是贵在坚持。任何行业的发展都有顺境逆境,顺境了大家都可以做的很好,关键在于逆境时能不能坚持。

「能荐」:前段时间,央视《对话》栏目专门做了一期光伏专题,提到当初中国光伏产业“三头在外”,它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什么?

李俊峰:光伏产业的发展的初始阶段,出现了“三头在外”的情况,是符合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逻辑上也是合理的,不用批判,它是光伏产业必然经历的一个过程。

2013年以前,光伏的国内市场没有启动,几乎所有光伏企业的市场都在国外。另外,生产光伏电池的关键技术、基础材料都依靠国外提供,因此才有了“三头在外”的现象。

随着2013年国家扶持光伏发展的政策出台,有了稳定的市场需求,光伏市场主要依赖国外的情况才有所缓解。

甚至到现在,国内需求只是提供了部分市场,大部分市场还是在国外。核心技术、基础材料也是随着光伏的自身的发展逐步得到了解决。

但是必须客观地分析,“三头在外”不是没有好处。第一个好处就是提高了中国光伏企业国际化的水平。由于三头在外,中国企业不得不学会和国际同行同台竞技,对于国际惯例、规则、标准等比大多数国内企业熟悉的多,运用起来也更加灵活。

二是养成了合作创新的习惯。中国的光伏企业没有走国内提倡的自主创新的路线,而是走了一条联合创新的道路,整个中国光伏行业就是一个联合创新的大舞台,几乎全球所有的科技企业都在这个舞台同台竞技,既合作又竞争,展现了这个行业创新的活力。

三是学会了市场的多元化,东方不亮西方亮。2013年以前光伏市场主要在欧美日,特别是德国的市场,一家独大,曾经一度高达市场份额的50%以上,现在的市场渗透到全球175多个国家,没有一个国家的市场份额可以超过20%。

「能荐」:如果我们将时间线拉到20年前,10年前,那个时候的光伏产业和现在相比,除了“三头在外”这个特征外,还有哪些明显的特征?

李俊峰:其实与10年前,20年前相比,除了规模大了一些,更加成熟了一些之外,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总体来看,光伏行业聚集了一批有情怀、有远见的企业家,这一批人大都是在1997年前后之后进入这个行业的。

在可再生能源发展历史上,1997年具有历史意义的年份,这一年《京都议定书》达成,中国第一个《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出台,欧盟提出了205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提高至50%,美国总统克林顿提出了百万光伏屋顶计划,这批光伏企业家,看中了世界潮流和发展方向,义无反顾地进入了这个行业。

与大多数中国企业不同,他们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珍惜自己的品牌荣誉,不论是一直站在潮头的天合、晶科、阿特斯,还是后起之秀隆基、通威、中环,乃至潮起潮落的尚德、英利、协鑫等都始终坚持了自己的品牌。

在中国企业,特别是央企不太注重品牌的大背景下,这难能可贵。

「能荐」:您是中国光伏产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亲历者和见证者,长期为中国可再生能源鼓与呼,从您个人的角度来看,这个产业最好的时期和最难的时期分别是什么时候?

李俊峰:这个行业既没有最坏的时期,也没有最好的时期。由于这个行业符合世界发展潮流,始终受到世界各国呵护,即使发生了贸易保护的纠纷时,光伏行业也受到了世界各国不同程度的支持。

每一次潮起潮落都是对行业的历练,比如经历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2010-2012年欧美“双反”,中国光伏企业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2018年的“531”新政看上去是对行业的重击,但反过来看,这一事件加速了企业的分化与重组。光伏行业的韧性就是表现在这里。

如果非要说什么时候是光伏行业最好的时期,那就是未来,与未来光伏的发展前景相比较,过去的一切都微不足道。

「能荐」: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您是否同意现在中国光伏产业还仅进化到中级阶段?从初级到中级,已经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我们该从中汲取哪些经验教训?

李俊峰:我不太赞成把光伏行业划分成初级阶段,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我更喜欢用拟人化的方式来进行比喻,也就是说光伏行业也有自己的幼年期、青春期和成熟期。

青春期是什么?青春期就是容易躁动,容易反错误。所以说,现在光伏就是处于这么一个阶段。它还容易躁动,容易犯错误。

但从国家发展的需要以及整个市场的需求来看,需要光伏行业尽快的渡过青春期,并迅速进入成熟期,这样才能为我们国家的需要做出自己应该具有的贡献。

成熟期就是成年人应该担负起一个成年人应该承担的责任。不论是对这个国家,还对这个社会,还是对你自己,成年人和青春期的青年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对于即将进入成熟期的光伏行业来说,它不仅仅是着眼于自己的发展,还是要融入整个社会的发展。

特别是国家需要构建一个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光伏行业要融入这一个大的环境,不要仅仅看到自己的发展问题。而是要从这个能源行业发展的角度,或者国家现代化和全球“碳中和”的大事业的角度来看待整个能源发展的问题。

「能荐」:如果让您列举过去五年光伏行业最大的3个变化,您会列举哪几个?

李俊峰:过去的五年,光伏行业发展最大变化的三件事情,最重要事情是实现了平价上网。

第二件事情就是光伏发电在整个能源供应中开始有了显示度。五年之前,整个光伏每年的发电量在整个社会的用电量里面占比不到0.5%,现在已经提高到了3%左右,下一步,还可以提高到5%-10%,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变化。

第三个变化是光伏的市场的多元化的。五年之前,中国的光伏行业的市场除了国内市场之外,主要是在欧、美、日,现在光伏行业在全球的170多个国家有了自己的市场。市场是整个行业发展的基础和前提。

「能荐」:再过不到一个月,我们即将迈入“十四五”,中国光伏产业开始从“举足轻重”向“担当大任”迈进,产业也从稚嫩走向成熟,未来五年将是极为关键的五年,光伏产业该如何扮演好能源转型过程中的角色?

李俊峰:“十四五”是光伏行业应该做出更大的贡献的时期。因为“十四五”是我国进入现代化建设开局的重要阶段,也是我国二氧化碳达峰的攻坚阶段,还是我们实现“碳中和”的起步阶段。

在这样一个变化的过程中间,光伏如何发挥其关键的作用,特别是在整个能源消费的占比中间,光伏能否堪当大任,好多问题将在“十四五”期间暴露出来,并且逐步地加以解决。

我们不指望光伏在一夜之间就成为成年人,但是我们希望它从青春期到成熟期的时间越短越好,“十四五”就是光伏行业从青春期向成熟期过渡的重要阶段。

「能荐」:从2021年开始,中国光伏行业开始进入全面平价上网时代,您认为光伏行业已经准备好了吗?

李俊峰:光伏行业进入平价时代,是我国能源低碳转型的基本需要,所以说不论是光伏行业、还是市场,还是政府,都需要做好准备。

光伏应该逐步的成熟起来,担当起能源供应主力军的责任。同时市场环境和政府政策也要为光伏的平价上网奠定基础,这两者都不能偏废,因为平价上网不是光伏行业一个行业的责任,而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能荐」:您个人认为可再生能源会在那个时间节点超过传统化石能源,在中国的能源结构中成为主力能源?

李俊峰:非化石能源占比超过化石能源的时间节点有三个,一是2030年之前,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到2030年,我国的非化石能源增量必须满足全部能源消费增量的需求,也就是化石能源消费总量在2030年以后不再增加。

到2035年实现二氧化碳排放稳中有降,并且从此开始开启了一个快速下降的通道,这个时候非化石能源的占比就要逐步的超过化石能源占比。到2050年的时候,非化石能源的占比必须大幅度超过化石能源。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实现2060年“碳中和”的愿景。所以说2030、2050都是关键的时间节点

「能荐」:您预测到2030年,随着我国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我国光伏产业将会达到什么样的规模?

李俊峰:对于光伏的规模问题。没有必要做预测,它主要是取决于三个条件。一个是2030年左右我们国家的能源需求总量;第二件事情是到那个时候国家的非化石能源占比;第三个是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是多少。

现在的问题不是说需要光伏做多少,而是光伏行业能够做多少,在什么条件下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这是需要光伏行业自己回答的问题。

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对光伏行业的基本要求是迅速的渡过青春期,进入成熟期,不断地融入电力系统,不断地融入大的能源系统,完成与能源系统的融合,不断地提高自己在整个能源消费中间的比例,为“碳中和”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贡献度,这是我对光伏行业的一个期盼。

只有光伏完成了化茧成蝶的蜕变,才能在“碳中和”的过程中做出自己贡献。

返回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首页

光伏资讯一手掌握,关注国际能源网 " 光伏头条 "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