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人物 » 正文

高纪凡与天合光能面对的“局”——风云渐起

日期:2020-12-01    来源:世纪新能源网  作者:海宇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2020
12/01
09:52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天合光能 高纪凡 太阳能电池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但如果风没有了,没长翅膀的猪就掉下来了。在没有风的时候还能飞得越来越高,因为天合长翅膀了。——高纪凡

2020年的高纪凡似乎“高调”了起来,亮相多了。有人说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时与势都需要他更多地亮相。因为“风云逐起”。

2021对光伏行业来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没人知道在未来会发生什么,光伏人都在这个棋局里。

书生从商 高纪凡的创业史更简单

其实要说高纪凡是不得不提天合光能的,而要说天合光能也是不得不说高纪凡的。

不过关于高纪凡创业的相关报道并不多,也没有更多充满传记色彩的文字记录。

高纪凡, 1981年至1985年就读南京大学化学系高分子专业,获学士学位。1985年至1988年就读吉林大学量子化学专业,获硕士学位。对于非业内人士,尤其是东北的光伏人,往往愿意将其与施正荣同时提起。原因在于高纪凡毕业的吉林大学地处长春。

而施正荣则是毕业于长春理工大学,彼时的校名为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同样地处长春。坊间一直有所传闻,当年施正荣意欲在长春创办光伏企业,但是由于相关部门未能给予更多重视,缺少相关政策支持,最终不了了之。后,施正荣凭借尚德的突出表现而一举成为全国首富,坊间议论再起——如果当初施正荣在长春创办光伏企业,今天的长春乃至吉林,甚至东北的光伏产业会怎么样,而高纪凡是否会在长春创业,当然这些都是茶语饭后的谈资。

高纪凡那时的毕业生大多应该还是包分配的,也许是能够对口上班的。彼时可以出国留学者更是少之又少的。而高纪凡偏偏放弃了去国外留学的机会。按照当时大多数人的想法来看,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但是书生的想法或者总是与别人不一样,尤其是学习好的书生。

高纪凡1988年研究生毕业,放弃了加州伯克利大学攻读博士的机会。相关报道说,彼时的高纪凡怀揣十几块钱,开始了广东的拼搏之旅。再然后,高纪凡在广州创建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广东顺德富有洗涤剂厂,又创办了武进协和精细化工厂。高纪凡在吉林大学师从中科院院士唐敖庆先生,做此工作绝对算的上对口工作。而在相关采访中,高纪凡曾经透露,确实是打算做化学添加剂并打算将其发扬光大的。

当然,计划终究是没有变化快的。

1992年,高纪凡“撂挑子走人”了——回家乡江苏重新创业。而也就是此次创业,为高纪凡后续的精彩拉开了帷幕。

高纪凡回到家乡并没有选择自己的老行当,而选择了氟碳铝板幕墙——一种新的建筑外装饰材料,一个当时诸多人都说不清的事物。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高纪凡听说欧美国家在使用,而彼时做此项业务的仅仅在深圳存有一家外资企业,所以高纪凡也足以算作国内此新兴行业的“开创者”。

物以稀为贵,高纪凡尽情享受着该行业带来的高额利润和彼时无限的市场。他拿下的第一个项目是北京标志性建筑之一的军委大楼外墙装饰工程,而后高纪凡又分别拿下华彬国际大厦、南京国税大楼、人民日报编辑大楼的外墙或屋顶等诸多项目,一时风头无二。

当然,这样一块大蛋糕,任谁都是无法独享的,蜂拥而至的投资者,让高纪凡重新审视这一行业。

高纪凡又撤了!

开始第三次创业。这次高纪凡看好了光伏。

1997年12月,《京都议定书》在日本京都由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参加国三次会议制定。其提出的目标是 “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含量稳定在一个适当的水平,进而防止剧烈的气候改变对人类造成伤害”。

而在此之前,也就是1997年6月,美国提出了“百万太阳能屋顶计划”。目标是到2010年将在100万个屋顶或建筑物其他可能的部位安装太阳能系统,包括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太阳能热水系统和太阳能空气集热系统。

然而,就是同年的12月26日,高纪凡成立了天合光能。

1998年,我国开始关注太阳能发电,拟建设第一套3MW多晶硅电池及应用系统示范项目。苗连生争取到了此项目,也成为中国太阳能产业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苗连生也以此为起点,拉开自己跌宕的光伏生涯。

而后中国光伏产业进入了相对快速的发展期。

而在此期间,有两件事是不得不提的。一件天合光能建造了我国首座“太阳房”,且被新闻联播所播报;另外一件则是在2006年,天合光能在纽交所上市了。

而在此之前,已经有中国光伏企业在美国上市——2005年,施正荣的尚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而尚德的上市也拉开了中国光伏企业在美国上市的序幕。天合光能、晶澳、英利等陆续在美国上市。

而对于为何中国光伏企业热衷在美国上市,有观点认为与当时的时间和环境相关,彼时在纽交所上市,能够获得相对更多的利益。而近几年中国光伏企业开始陆续退出美国股市,相关分析的原因似乎与此种观点相互印证。

天合光能在纽交所上市的时间为2006年12月19日,用十年时间,天合光能走到了纽交所。天合光能首期发行股票530万股,发行价为每股18.50美元,收盘 价20.28美元,涨幅为9.62%,成功募集资金9800万美元。2007年6月6日,天合光能又成功完成了增发,增发定价为每股45.00美元,共募集资金超过2.43亿美元。当时有相关评价说:在首次公开发行后,这么短时间内实现增发,这在上市企业中是不多见的。

而在天合光能上市前,高纪凡以20亿资产位列当年胡润能源富豪榜第9位。

此阶段也被高纪凡称为天合的1.0时代。高纪凡之所以如此划分并非因为企业的经济实力,而是其认为此阶段,天合光能更多是跟踪国外的技术发展,然后通过技术创新去降本。

纽交所上市 从跟随者变成领跑者

随着天合光能跨越1.0时代,进入到了2.0乃至3.0时代。

2.0时代,高纪凡将2007年-2017年划入此阶段。而2017年,则是天合光能3.0时代的开启。

在天合的2.0时代的初始年,也就是2007年,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已经成为生产太阳能电池最多的国家,产量从2006年的400MW直接跃升到1088MW。也恰是从2007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光伏电池生产大国。

然而,在我国光伏产业快速发展的一年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随之而来。

此次金融危机使全球光伏装机量迅速大幅度回落,硅料价格暴跌,电池和组件厂商承受巨大压力。然而在2009-2010年,光伏市场开始逐渐回温,但是此时欧洲依旧是光伏的主要装机区。

但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保利协鑫崛起,相关数据显示,在2010年保利协鑫的多晶硅在全球市场中的市占份额提升到11.16%,进而推动了国内硅料价格和系统成本的下降。

2010年,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销售额于年底破百亿元。

光伏市场在经过短暂的喘息之后,2011年,“双反”拉开了帷幕。

2011年10月18日,SolarWorld等美国光伏企业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诉,要求联邦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光伏产品征收超过10亿美元的关税。2012年10月10日,美国商务部对进口中国光伏产品作出反倾销、反补贴终裁,征收14.78%~15.97%的反补贴税和18.32%~249.96%的反倾销税。2012年9月,欧盟启动针对中国输欧光伏产业反倾销调查。2013年6月,欧盟委员会宣布将从6月6日至8月6日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11.8%的临时反倾销税。

“双反”对中国的光伏产业的打击是巨大的,曾有人形容中国光伏市场当时是“哀鸿遍野”。也就在此期间尚德、LDK、英利遭遇困境,或宣布破产重组,或被收购。亦有人说当时的中国光伏企业留下了“一地鸡毛”。

对于欧美的“双反”,高纪凡并没有更多的抱怨,他认为改变别人的贸易规则并不现实的,到别人家里做生意,总要入乡随俗,既要积极沟通谈判,又要进一步进行全球布局。高纪凡强调要从全球化去思考问题。除了建立海外生产基地,天合光能积极布局全球的市场销售,整合研发资源,投资和推进全球的光伏电站或解决方案。高纪凡也曾参与中美光伏多轮谈判。

在“双反”之后,2013-2016年间,国内系列积极政策相继出台,中国光伏产业快速发展,新的企业开始崭露头角,竞争开始变的激烈。

而相关数据显示,在2014年、2015年,天合光能连续两年全球出货量位居全球首位。到了2016年,晶科取代了天合光能榜首的位置,从而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时代。而天合光能实力依旧,从2016年-2019年一直位居全球组件出货量的前三。2017年,天合光能再次登陆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榜单,位列第13位,创榜单发布六年以来历史最高排名。

2014、2015连续两年的全球第一,让更多的人看好天合光能的发展,但是高纪凡却说天合的目标是——全球最领先的组件供应商,一流的系统集成商,智慧能源领域的开拓者。“有时候人为了保持第一,会做很多愚蠢的事情。”所以亦曾有坊间解读天合光能是主动“让贤”。

“做老大的不易来自于两个方面:引领者走在前面,有风雨来的时候你总是第一个被刮到;第二个,领先者有很多的酸甜苦辣。比如技术领先了,后面的人盯着你。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不行,你可能花了一个亿去开发一个新的产品,人家花几百万挖一个人就把你这个东西拿走了。”高纪凡曾经的说法也似乎成为此种说法的佐证。

当然,高纪凡虽曾这样说过,但是天合光能在研发方面并未放松。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12月19日,天合光能晶硅电池效率及组件功率输出已15次打破世界纪录,实现全球性的突破。通过严谨稳健的技术研发,已申请超过1350项太阳能光伏专利,其中784项获得授权。在电池效率转化方面,P型单晶硅电池及P型多晶硅电池的实验室转换效率分别达到22.61%(2016)和21.25%(2015)。天合光能是第一家拿到UL客户测试数据程序证书的公司。

也恰在2016年,对于天合光能来说较为重要的两件事发生了——天合光能正式成立户用光伏事业部,2017年8月17日,天合发布第一个原装光伏户用品牌天合富家;天合光能从美国纽交所退市。

对于从美国退市的原因,高纪凡表示:“主动退市是公司发展的战略选择。作为全球光伏行业的领军企业,我们认为资本市场和产业发展最好协同。之前欧美市场是全球光伏市场的主要阵地,在美国上市能够更好地帮助天合在欧美市场发展。但十年过去,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市场的格局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回归也是天合发展的战略之选。”

而与此同时,高纪凡亦表示,当然各个方面对于天合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是很欢迎的。所以国内上市成为了必然。从纽交所退市时,天合光能的市值仅剩10.67亿美元。

2017年来了,高纪凡认为这是天合光能走向3.0时代的元年——这一年,我们开启了“百万屋顶”计划;建立“平台+创团”的发展战略模式,以价值创造为主线,展开了一场激发活力的自我革命。所谓‘创团’,就是凝聚社会力量,共同创业、创新、创造价值,天之所趋,合创辉煌。在面向更广泛的用户时,从有边界的创新走到无边界的拥抱,让终端用户和社会上的各种力量都能到平台上来发挥作用。

媒体曾经如是报道。

而2017年高纪凡的一个举动,当时在业内流传颇广——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正式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深感失望的高纪凡义愤填膺地赶到纽约特朗普大厦,一手持报,一手拇指朝下作鄙视状。

当然,也恰在2017年,中国光伏“失控”发展,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53.06GW,其中,光伏电站33.62GW,同比增长11%;分布式光伏19.44GW,同比增长3.7倍。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达到130.25GW,其中光伏电站100.59GW,分布式光伏29.66GW。

与之而来的,则是2018年“5.31”政策的袭来。相关报道显示,作为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的高纪凡与同行共赴国家能源局磋商,表达行业诉求。其认为,政策的调整如果是“急刹车”、“硬着陆”,会造成行业严重阵痛和大量负面因素。当然,当时行业内诸多人的努力并不能改变已经下发的政策。

而高纪凡则要求旗下户用品牌天合富家必须对经销商以及终端用户负责,支持其缓解阵痛。

国家能源局数据表明:截至2018年底,全国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74亿千瓦,较上年新增4426万千瓦,同比增长34%。其中,集中式电站12384万千瓦,较上年新增2330万千瓦,同比增长23%;分布式光伏5061万千瓦,较上年新增2096万千瓦,同比增长71%。

天合光能当年位居全球组件出货排行榜的第三位。天合光能表现依旧抢眼。

“5.31”落地之后,中国的光伏企业又经历了一轮洗牌。但是中国光伏行业在世界上已经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而随着2019年的到来了,以及2020年的到来,中国光伏行业技术快速更迭,这两年又发生几件对天合光能来说很重要的事情——210硅片推出、组件功率进入6.0时代、天合光能登陆A股。

但这些对于天合光能来说,又是新一轮的选择和挑战。

风云逐起,故事也是刚刚开始。

返回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首页

光伏资讯一手掌握,关注国际能源网 " 光伏头条 "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