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人物 » 正文

哲思光伏中国路 | 光伏纪之江苏扬中——杨怀进(下篇)

日期:2019-07-29    来源:ENERGYVOICE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2019
07/29
17:54

关键词: 光伏企业 光伏发电 光伏市场

事与愿违下的暗度陈仓
   在海润光伏科技的重组初期,杨怀进说:我希望海润光伏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成为有实力有品牌的、以新能源为主的电力能源供应商,发展成为千亿级市值的企业,并且能够打造出一只更专业,更具备责任意识的团队。可是对杨怀进来说,他当初那颗对待光伏的赤子之心,似乎也随着资本市场中ST海润股价的起伏而渐渐产生了瞬间的摇摆。
  2014年至2015年的牛市,杨怀进在担任ST海润董事长期间,ST海润股价从6元涨到了15元,虽然在当时疯狂的行情下,这涨幅不算特别过分,但对于持有大量股票的大股东来说也足够赚得盆满钵满了。
  海润光伏“高送转”的事情被证监会查实,并对杨怀进采取5年市场禁入措施,不过在案发前,杨怀进已经辞去董事长职务,那时他仍然是ST海润的大股东。
  至2017年,海润光伏达到了惊人的20.91亿亏损。自2012年海润光伏重组(ST海润)成功之后,公司每年年度报告中扣非净利润都为亏损状态,负债比例也是一个逐年升高的状态。
  
  海润光伏历年业绩 单位:亿元(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2000-2003年在那么艰难的光伏市场,杨怀进都能做到扭亏为盈,募资资金大力发展光伏。而2012年在稍显成熟的光伏行情下,杨怀进组织一流光伏团队重组海润光伏,同时又是光伏行业政策补贴的黄金时期,ST海润依然没有起色,这很难不让人对公司内部的一些事情做出怀疑与揣测。
  天时不遇,命途多舛
  成立于中国光伏产业集中爆发的2004年,却没有与尚德、赛维LDK、晶澳、英利等众多光伏巨头一同崛起;熬过了光伏产业的寒冬,却又无法与晶科、天合等新贵一起分享国内市场的巨大机遇。从2012年上市到如今,*ST海润的经历又是一波三折。
  杨怀进反思整个中国光伏行业在日子好的时候,急功近利、贪功冒进的确带来了很多不好的后果。上市维护股民利益与顺应公司发展成了两座大山。他一方面苦恼于上市拿钱走人的短期行为,一方面又极力想为中国光伏企业种下长寿的种子。而在不了解杨怀进的人看来,他正是短期行为的典型代表,参与创办企业——公司上市——卖掉股份拿钱走人。与杨怀进相识十年有余的助理吴黎明称,“杨在离开之后不再持有尚德、中电光伏、晶澳等三家光伏企业的任何股份,具体转让价格并不完全清楚,但可以肯定都是低价转让,他根本没有计较这些,对名利看的很淡”。
  杨怀进浸淫光伏行业十多年,他曾说过“对光伏行业的发展充满了信心,自己从未想过要离开海润光伏,离开光伏产业”。礼佛信佛的杨怀进在坊间一直以力求内省、很少指责别人的佛系性格著称,到底发生了什么很少对媒体谈论,况且个中真伪还有待各方能保持足够客观公正的考究。想当初为光伏四处游说而被人怀疑是骗子的杨怀进,再度陷入骗子的质疑声中。杨怀进百口莫辩。
  有所失必有所得,从尚德到中电光伏再到晶澳最终落脚海润光伏,名利面前,一些旧识变脸,但也有更多的故友新朋紧随。和中华历来的士大夫一样,一方面积极入世渴求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在屡次失意后难免陷入寻求出世的佛道,来追寻内心的澄净。杨怀进崇儒尚佛并不似外界诸多解读中的那么晦涩难解,曾微露峥嵘,途遇坎坷却殊多,名利场中算不得成功的他清贫乐道也不失为好的自我救赎良法。
  崇儒尚佛背后被涂抹的画像
  在业内,关于杨怀进的报道不多,独有的几篇关于他的报道,简单清晰的勾勒着他与他的光伏生涯。短短几年时间,从孤身游说光伏,到参与了几家光伏企业的美国上市。沉稳、礼佛、不事张扬,他后面被业内誉为光伏之父后的发言依然是:“我不是什么光伏之父,我在光伏领域只勉强算是一个小学生,自己只是光伏产业早期的参与者之一,我们现在还是处在初期阶段,行业和企业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可能是杨怀进从上几家光伏巨头公司出走的原因之一。
  而海润光伏在行业内属于晚生后辈,远不如尚德、英利、阿特斯等先驱知名,但行业元老杨怀进还是以其低调谦逊的为人风格,赢得了整个行业认可,然而大众推崇的杨怀进的那些光荣历史,反而令他羞愧难当,对追求卓越的人来说无异于被人反复拿着一件他自己看来不算成功不属失败的作品、被反复称赞说道。个中苦痛只有当事人才能有真切体会。但自从海润深陷泥潭后,之前正向的烦恼全沦为了失败的附庸,大众为杨怀进曾经描绘的形象又被大众与媒体多番重绘,只是最初洁净的背景板早已换了N遍。而今满鬓银白的杨怀进相比同期其他光伏元老的乌黑亮发,不难细品出他所经历着的那些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杨怀进(图源:新浪财经)
  杨怀进曾坦承“摆在公司发展道路上的最大难题是资金问题。多年来光伏行业变幻吊诡的形势使银行和资本心有余悸,另一方面企业上市完成后行业就进入了下行周期,光伏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融资环境不佳”。杨怀进说,如果资金问题能够解决,他会把70%的精力用于国内外市场耕耘。但事情哪能皆如人愿。
  信任危机由来的现实解读
  2014年,光伏市场条件与市场结果的巨大落差成了业内抱怨的重点,他们归咎于市场信用的缺失。货到不能按时按量付款、电池板转换效率的稳定性保持不足、发出的电用户能否付款……产业内充满着怀疑和不信任,这种不信任又严重制约着产业市场的繁荣。在大家都在呼唤重建光伏市场信用的时候,海润所呈现的结果无疑在产业的最痛处撒了一把盐,不管有意与否,事情已经发生。
 
  海润光伏遭停牌(来源:纵览新闻)
  海润的负面影响事小,对光伏产业的负面影响事大,这是媒体认为当时让大家失望的关键。海润的停牌待查,投资界可能只关注海润一个企业,社会舆论却会低看光伏整个产业,其中牵扯到杨怀进在光伏圈内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商场可不会有功过相抵的说辞,但无法抹去经光伏人努力改进后的新局面。近来舆论界关于光伏产业的负面报道正在逐渐减少,污染性行业、两头在外、没有核心技术的指责声正在逐渐淡去,有赖于国家的支持与推进,正面形象正在点滴树立。可就在此时,先是资本市场上第一个债券“赖账”的超日,现在又是海润大股东不可理解的行为。杨怀进不是替罪羊,但他在行业内多年的资深履历将他推到了风口。
  杨怀进辞去董事长职务之后,海润的发展似乎依然延续着他一贯的思路,尤其是在他所熟悉的国际业务方面进步明显,对此,杨怀进曾表示:“我是全面配合。境外电站建设市场始终是海润业务发展的重要方向,国内没有几家公司能像海润一样围绕这一方向在境外设立了十几个分公司、持有那么多电站资产”。
  在“高送转”风波过去4个月后,杨怀进对此次事件进行了回应,“我本来是想要减持700多万股的,但是由于当时海润股价比较低,国开证券要求我追加500万股股票质押,所以我只减持了250万股,而所得现金是分给公司高管的。因为我们公司一些高管名下不持有股票,不能通过减持改善生活,而他们的工资相对于其他光伏类公司是低的。”
  至于股东们所质疑的“杨怀进缺乏对海润的信心”的言论,他则回应:“我很愿意长期大量持有公司股票,如果对公司没有信心的话,我不会坚持到现在。”此番发声,非但未能使媒体及大众对杨怀进所遭遇的事情有任何积极改观,相反却急剧加速了杨怀进个人声望的受挫,尽管这些声望与称号杨怀进从未看中过。但被诟病的也正在此。在利益驱使与结果呈现下,我们要理解普通大众在好梦被击碎时的失落与愤怒。
  虽然杨怀进更关心光伏产业的兴衰存亡,他曾表示:“光伏是一件让世界干净的事业,可是许多企业家只把它看成挣钱的光伏。很多人并未意识到这个行业的本质是能源,是国家命脉、是民族希望,每一个投身于其中的人都应该严肃而认真地来考虑行业的健康发展问题,在爱护、保护这个新兴产业的前提下来实现自我价值和企业价值。我是学经济的,不懂科学,可我是光伏行业的见证者,我亲眼看到上天将光伏行业的发展机遇送到中国企业家手中,让大家能够将企业做强做大成为世界500强企业,可我们每个企业家都失去了这个机遇。因为我们的心胸太狭隘,气量太小了”。可再掷地有声的发言,在海润所面临的一系列危机下,都瞬间失效,他将不得不直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实境遇。
  2018年海润预计亏损达25亿至37亿元,已逾期贷款达36亿元。海润光伏正一步步走到危机深处。
  被诟病的求援路
  与7家接盘方洽谈但仍终止重组后,华君系被视为海润的救命稻草。华君集团为一家多元化综合性跨境集团公司,资产据称达600亿元,其背后的实控人为“辽宁隐形富豪”孟广宝。
  孟广宝(来源:江都在线)
  2018年8月,海润光伏公告,大股东杨怀进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本公司312383022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占总股本的6.61%,转让价款为人民币27177万元。
  由此,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取代杨怀进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系孟广宝所实际控制的公司。
  在此次卷土重来之前,华君系曾在2017年与海润光伏爆发剧烈冲突。
  2016年1月起,海润光伏开始筹划通过定增引入孟广宝旗下华君电力等作为战略投资者,孟广宝也出任海润光伏董事长。2017年7月,海润光伏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解除孟广宝的董事长和总裁职务;在此之时,关于华君系“掏空”海润的质疑不绝于耳。
  辽宁隐形富豪孟广宝被疑掏空 *ST海润或涉嫌利益输送(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2017年9月,从未面对媒体的孟广宝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他明确否认关于关联交易的指控,还强调自己当初是在海润方面的主动请求下进入海润,且对海润有大额资金援助,截至目前,海润方面依然对其有欠款。事实上,即便海润像外界所说的“驱逐”华君,华君也没办法彻底离开海润,因为双方存在着大量的资金、债务关系。早于华君系成为海润第一大股东之前,华君系已开始接盘海润的部分债务。
  海润已不复当年光景。工厂停工、工人讨薪、高层震荡、因各种违规被证监会不断处罚、巨额债务无法偿还等,都压得*ST海润喘不过气来。
  在自身剧烈的震荡中,531新政后整个国内市场新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海润已无暇顾及。面对美国对中国的光伏进行关税打压,海外市场的部分调整缩减,新一轮的行业洗牌已不可避免。对海润来讲无异于雪上加霜。
  虽然华君系开始驰援,但若要彻底解决海润的债务危机,对应的资金量要超过数十亿元之巨。依靠孟广宝的资金输血是远远不够的,还要解决诸如重塑自身过硬的造血能力、改变混乱的高层管理等一系列问题。面对积重难返的海润光伏债务危机,在主基地停产、巨额亏损和债务、重组失败的情况下,唯一的外部援手华君系自身亦遭遇风波,华君集团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两度援手海润的孟广宝出师未捷,未能力挽狂澜,华君也被迫拖下了水。海润光伏未来何去何从,实在令人扼腕心悬。
  一纸裁定书之后
  2019年4月27日,ST海润公告,收到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受理上海开若纳科技有限公司对奥特斯维(太仓)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2019年6月17日中国A股临退市公司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价再创新低,每股股价仅录得0.18元,刷新A股低价股新低记录。当天,海润股价再度跌停(跌幅达10%)。自今年1月31日以来,该股已连续遭遇19个跌停板,跌幅逾80%,总市值仅剩8.5亿元。海润在发布公告后,公司股票于5月27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截至目前因为连年的亏损以及高额的负债,ST海润目前已经处于暂停上市阶段。
  人生还在缓慢踱步中行走,但在急躁的人群中却愈发不合时宜。茫茫水域中,被推搡着湿了脚。一切的辩解都将变得苍白无力,随着岁月的摧折杨怀进愈发入佛了,通透得惜字如金。无声是最大的控诉,沉默是最好的救赎。
  当初的广袤日趋逼仄,一张隐秘之手逼迫你该给人生作怎样的决定。作一串流浪的珍珠,还是固守的囚徒?嫉妒和诽谤,谎言和流毒,恶毒的中伤,熟悉的公知法度。曾使你在丰收中狂喜的田野已让你倍感荒凉疲倦,狂热与惆怅换做了淡然与超脱,自由的枷锁已形同虚设。
  今日一过即为世间旧事,当事人兀自醉卧在心间门径,轻窥着他人看来并不赏心悦目的落花在水中闲流。相信杨怀进定能在一片冷遇中存得宁静本真,虽明知“千夫所指,无病自死”。但仍愿身陷囹圄的他能早日在质疑与谩骂中走出被坍塌迷雾掩盖的光伏方阵,踏青云碧霄涅槃,才不枉费了几乎穷尽一生在光伏领域上尝遍冷眼的艰辛求索。

光伏资讯一手掌握,关注国际能源网 " 光伏头条 "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
扫码关注
光伏头条
扫码关注
储能头条
扫码关注
风电头条

客服电话400-8256-198
新闻举报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燃气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风力发电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新能源汽车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