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太阳能光伏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要闻 » 正文

2017年光伏发电新增装机53GW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来源:亚太能源  日期:2018-01-27
  2017年是中国光伏“红火”的一年。全年光伏发电新增装机53GW,比2016年增长53.6%,连续5年位居世界第一;截至2017年底全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达到130GW,连续3年位居全球首位。
  
  不过光伏行业协会指出,要警惕产业过热,不要让2011年那轮产能过剩重演。
  
  新增装机连续5年全球第一
  
  2017年中国光伏行业的发展出乎不少研究机构的意料。此前研究机构多是预测2017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规模会有所放缓,从高速增长转向较为平稳增长。岂料2017年新增装机53GW,比2016年增长53.6%。曾有业内人士笑称光伏行业市场预测是“世界性难题”,因为有太多的变化,扑朔迷离。
  
  国家能源局在1月24日的发布会中,将2017年光伏快速发展的原因解释为“受上网电价调整等多重因素影响”。近三年中国以“每年一调”频率下调光伏上网电价。2016年底时,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将2017年一类至三类资源区新建光伏电站的标杆电价分别下调0.15元、0.13元、0.13元,但明确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标准不作调整。
  
  于是2017年光伏市场增长的亮点是分布式。全年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19.44GW,远超前五年分布式光伏总装机量,比2016年增长3.7倍,在全部光伏新增装机中占比36%。浙江、山东、安徽三省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占全国的45.7%。
  
  据国家能源局数据,从布局看,光伏新增装机由西北地区向中东部地区转移的趋势明显。华东地区新增装机14.67GW,增长1.7倍,占全国的27.7%。华中地区新增装机为10.64GW,增长70%,占全国的20%。西北地区新增装机6.22 GW,下降36%。
  
  如何通过发展光伏产业,但是又实现超越光伏的收益率?“借助‘光伏+’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热电联供、电蓄能、自发自用。如果把光伏和新农村改造结合起来,‘光伏+’将可以在污水处理、农户集体供暖、小型化垃圾处理、集中沼气供气、集中秸秆处理如沼气、生物肥、造纸(纸浆)、机制炭等方面大有可为。”安峤(天津)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岩在2017安峤光伏年会暨2018安峤家家富项目发布会上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据高岩介绍,目前,传统光伏的年收益率一般在17%到18%,并且是一次性销售,基本无任何售后服务。如果是自投模式,用户自己需要多次投资,各种风险需要用户自己承担。而如果采用合作模式,则能够提高农户的收益率。比如,安峤光伏的年收益率达到25%,用户和安峤共同投资,用户一次性投资,质量风险、发电量风险、技术运维风险由安峤公司承担,而天灾风险则可以由保险公司承担。
  
  在高岩看来,光伏利益的延伸包括职能运维系统比如智能光伏云平台、分布式管理运维体系;生物有机肥;秸秆造纸。打造百万户光伏物联网共享平台,可以获得物联网商城交易收益、物联网广告收益、物联网供货商收益、物联网金融收益、秸秆造纸/生物肥生产收益、物流服务收益、光伏售后服务收益、超光伏收益等。
  
  为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落实国务院办公厅《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关于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逐步退坡的部署,国家发改委不久前印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项目价格政策的通知》。
  
  该通知规定,2018年1月1日之后投运的光伏电站,一类、二类、三类资源区标杆电价分别降低为每千瓦时0.55元、0.65元和0.75元,比2017年电价每千瓦时均下调0.1元。2018年1月1日之后投运的分布式光伏发电,对“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全电量补贴标准降低为每千瓦时0.37元,比现行补贴标准每千瓦时下调0.05元。
  
  高岩认为,伴随着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逐步退坡,光伏发展的黄金期只剩下两三年。未来不能再仅靠光伏收益来赚钱,而是靠平台运营来赚钱。要充分利用国家的政策,把平台建立起来。平台是有附加值的,一旦建成,就变成了主要收入,而光伏就成为了附加收入。
  
  高岩告诉记者,通过做平台的方式去做“光伏+”可以有两部分收益。一部分是电子商务、网络广告、物流或者生产等,这属于平台的项目收益,也就是通过光伏项目把平台建设起来;另一部分是光伏项目,这部分通过保本的形式保证平台模式的建设。平台的项目收益,要远远大于光伏收益。
  
  在“后光伏”时代,企业如何玩转“光伏+”?“‘光伏+农业’主要是围绕农户的需求展开。”高岩表示,在“光伏+农业”方面,农光互补比如做大棚,可以同时落地。而屋顶电站需要先布局网络,达到一定的量后,才能做“光伏+”。比如,如果户用光伏达不到一定的安装量,肥料厂就无法建设,否则未来生产的肥料就得往外卖,这会增加销售成本。再比如,没有一定的安装量,秸秆来源就无法保证。只有达到一定的安装量,才可以给老百姓说,种完地后把秸秆都送来。
  
  高岩说,农业生产资料很多时候是刚性消费。通过做“光伏+”,在农户拿到电费之前,可以让他们提前支出。如果资金不够,还可以让他们预支。通过做光伏,把农户、经销商、光伏、农业资料等各种要素聚集到同一个平台上,通过一个闭环,实现农业生产资料的生产、购买和消费。
  
  目前,我国的农村市场正被普遍看好。不过,高岩表示,光伏户用系统存在很多“隐痛”,这包括接入难、变压器受限、不能大量开发;融资难;过于分散,市场开发成本高;单个安装成本高;物流成本高;安装人员专业水平低;售后服务难;设备质量良诱不齐等。
  
  “解决这些‘隐痛’,可以有一些办法如建村级升压站;更换变压器:集中开发;集中安装;培训专业安装队伍、提高安装水平;建立专业的售后服务队伍等。”高岩说。
  
  在农村摸爬滚打多年的高岩认为,光伏对于农民的脱贫致富是实实在在的好项目。不过,做农村市场很不容易。“现在做‘光伏+’最大的难点是诚信体系。建立诚信体系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农户的口碑非常关键,所以企业一定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稳步向前才行。”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