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太阳能光伏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分析 » 正文

光伏“路条”倒卖乱象:20MW能卖800万!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来源:《小康》  日期:2017-09-13

太阳能光伏发电将在21世纪占据世界能源消费的重要席位,将替代部分常规能源成为世界能源供应的主体。预计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在总能源结构中将占到30%以上。

“到2020年,风电项目电价可与当地燃煤发电同平台竞争,光伏项目电价可与电网销售电价相当。”——《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下称《规划》)提出清晰的目标。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表示,“这个目标向行业传递出一个信号,就是一定要进一步通过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加快成本下降步伐,尽早使行业摆脱对政策补贴的依赖”。

“路条”费搅浑光伏市场

未来的几年,中国光伏发展将形成一个巨大的市场。

据了解,一个完整的光伏电站产业链包括上游的组件制造、开发电站的系统集成商(包括开发商和EPC/安装商)、运营电站的电站业主,以及购买电力的用户。从全球来看,由于光伏电站开发具有技术、市场、资金及产业链四大竞争门槛,因此一直处于微笑曲线的顶端,其盈利能力也是全产业链中最高的一环。但是,长期以来,由于国内上网电价未公布、补贴时长未明确等问题,因此目前国内电站开发多属于投资阶段,很少盈利。如果没有政府补贴电价,光伏发电根本无利可图。

除此之外,高昂的“路条” 费,间接拉升了企业投资电站的成本。光伏制造商的大规模涌入,原本一池清水的电站开发市场立刻波涛汹涌。随着竞争主体多元化,电站开发市场竞争逐渐激烈,各种乱象滋生。国内光伏电站开发的重点地区——青海省,曾被媒体曝光“倒卖路条”的现象:“一个10兆瓦电站的‘路条’,倒手后可以从60万—70万元卖到200万元”;而业内人士透露,甘肃、新疆光伏电站“路条”的价格更是翻番。

何谓“路条”?其实是一种简便的通行凭证,包括组件、系统部件及施工、电站项目批文,是国家相关部门同意开展该工程前期工作的批文。路条本质是资源的开发权,其性质与煤矿、铜矿的开发权完全一样。

光伏行业“路条”买卖从一开始就有,从未间断,无论国企还是民营都参与其中。拿到路条者,倒卖即可获得收益。项目的诱惑力,让投资人愿意支付一定费用购买“路条”。你来我往,大笔的收益在路条的买卖中产生,双方各有所得。

在对比布式电站和地面大型光伏电站,投资人更看重集中地面电站,少则20、30MW,多则上百MW,地面电站建设简便、收益稳定,“路条”的买卖也全部集中于此,有投资戏称为“光伏房地产”。这也是为何“路条”买卖中,集中地面电站行情火热,分布式却无人问津的根源。

目前主要表现为地方保护主义和国家限制准入,地方保护主义是因为此前许多太阳能企业一哄而上,各地都有相应的企业,分布式能源开发往往以这些原有的企业为基础进行,其他企业想进入当地市场会遭遇障碍。此外,正是由于市场的重新繁荣,导致很多企业利用与地方的关系倒卖“路条”,形成不正当竞争的扭曲关系。

一些企业或个人利用非正规手段从有关部门拿到“路条”,“空手套白狼”转手就挣大钱。一个20MW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跑路条”环节的成本约六七十万元,但目前市场上“路条”转手就能卖到每瓦0.4元,20MW就值800万元。

中国能源研究分能源互联网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秘书长,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对《小康》记者说,国家对新能源发电进行补贴是国际上通用的一种做法,我国也不例外。以实践来看,补贴在落实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企业申请补贴的成本越来越高,附加条件越来越多,“倒卖路条,骗补”现象时有发生。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会长高纪凡说:“‘以国内市场需求支撑光伏产业健康发展’是国家启动光伏电站建设的主要目的之一,在‘路条’倒卖乱象之下,国内市场被割裂得七零八落,市场竞争机制难以发力。无论是光伏制造还是光伏电站,‘小散乱’已成为久治难愈的‘牛皮癣’,危害到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

徐征表示,根据目前各地区光伏产业的发展状况来看,如倒卖“路条”、以项目圈地、骗国家补贴等现象是存在的。他建议“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标准,规范与检测认证体系,健全和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加强监管工作,出台促进光伏发电系统规模化发展的政策并落实政策支持,明确各级政府部门及主要能源企业在清洁能源发展方面的责任,建立可再生能源综合评价体系。”

而世界能源理事会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李隆兴则向《小康》记者表示,之所以有此乱象,是因为煤、油、气、风、光电等能源没有同平台竞争,没有让市场做出选择,若继续对某类能源给予补贴,这不仅不利于该类能源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也对其他品类能源的发展失了公平。

光伏路条买卖会给良性市场造成的冲击尤甚,买路条的费用成为电站投资的额外固定成本,偷工减料现象出现,给电站带来隐患;抬高了电站的投资成本;引发业内投机盛行,对行业健康有序发展造成巨大冲击。

光伏发电何时迎来黄金期

“我国光伏发电应用市场发展思路是‘重开发,轻消纳’,造成了现在弃光限电的尴尬局面,高度集群的电站项目建设与迟缓的电网建设形成的矛盾日渐加剧。”徐征说,建议国家能够对整个光伏产业能宏观把控,统筹规划,完善和健全光伏产业发展体系,政策上加以引导,从发电端、输电通道和用电端三管齐下,促使整个行业各个环节良性发展。同时加快构建中国能源互联网,使能源能够在更大范围消纳。另外,现在分布式光伏风头正盛,但是如何把控风险、解决融资困难,还是需要政府的支持。

《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光伏装机量达到1.05亿千瓦,发展重心在分布式光伏,加之从2017年1月1日起,光伏标杆上网电价下调,但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标准不作调整。一系列利好政策下,2017年被业内看做是分布式光伏发展的新契机。

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发出通知,分资源区降低光伏电站、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标准和海上风电标杆电价不作调整。自2017年1月1日起,一类至三类资源区新建光伏电站的标杆上网电价分别调整为每千瓦时0.65元、0.75元、0.85元,分别比2016年每千瓦时下调0.15元、0.13元、0.13元,并将根据成本变化情况每年调整一次。2018年1月1日之后,一类至四类资源区新核准建设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分别调整为每千瓦时0.40元、0.45元、0.49元、0.57元,比2016-2017年电价每千瓦时降低7分、5分、5分、3分。

为继续鼓励分布式光伏和海上风电发展,通知规定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标准和海上风电标杆电价不作调整。同时,为更大程度发挥市场形成价格的作用,通知鼓励各地继续通过招标等市场竞争方式确定各类新能源项目业主和上网电价。

在地面电站电价下调的同时,分布式光伏迎来黄金发展期。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2017上半年,全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2440万千瓦,其中,光伏电站1729万千瓦,同比减少16%,分布式光伏711万千瓦,同比增长2.9倍。

接连迎利好政策令光伏企业看到发展的新希望,国家和企业越来越重视,分布式光伏似乎变为新风口。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仅仅政策上帮助并不能完全使得分布式光伏大规模发展,分布式光伏的发展还受到环境情况的制约。资金、场地和规模等问题并非一纸政策即可解决,一旦陷入高投入低产出的尴尬境地很难转型,分布式光伏是风口还是毒药有待进一步观察。

徐征说,近年来,中国光伏产业逐渐走出低谷期,光伏产品的经营情况出现明显好转。技术上不断创新促进成本下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使光伏企业提供高性能产品,利好政策陆续出台,可以想见,光伏产业在未来数年内将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任重而道远。

《规划》提出,完善现代能源市场。加快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能源市场体系。《规划》称,放开竞争性领域和环节,实行统一市场准入制度,推动能源投资多元化,积极支持民营经济进入能源领域。健全市场退出机制。加快电力市场建设,培育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立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及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

“中国一定要实现多能互补,把能源作为一个综合能源系统来考虑,在规划上要统筹规划,在运行上在整个系统优化运行,各种能源必须是互补地位,而不是互相排斥互相打压,各种能源同台竞争,走向市场,因为将来不可能一直靠补贴。”曾鸣对记者说,国家应该加紧建设能源互联网,建立电力市场,两机制同时发力,新能源发电产业才能健康发展。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