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太阳能光伏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光伏网 » 太阳能人物 » 正文

张建新:在天堂和地狱间行走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来源:中国企业家  日期:2017-05-11
   光伏行业经过了野蛮生长的初期,和粗放竞争的发展阶段,2017年,“光伏领跑者计划”实施的第三年,整个光伏行业对技术和产业升级的意识明显提升。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创新是光伏发电提升效率、降低度电成本的关键。未来,整个行业对于前沿技术的重视无疑将凸显。
 
  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单晶硅棒和硅片制造商隆基股份的总裁李振国说:“我们是做组件的,我感受很深的是(企业)加速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在前面十年左右的时间,每年以5瓦的速度在增加,但是在未来的三年,多晶组件每年会有10瓦的增加。极大了加速了这个行业的技术进步。三年以后因为这种增加,组件成本继续降低,给下一步建设当中,土地的减少,新技术的应用都提供了十分大的空间,实际上会做出更大的贡献,领跑者最大程度的促进了技术的加速进步。”
 
  在技术进步、装机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光伏发电也出现由“零部件领跑”到“系统升级全面引跑”的趋势。此前,“领跑者计划”只对电池和组件的效率提出了要求,现在也对其他零部件、对系统解决方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除了电气设备,非电气类的产品也开始参与到“领跑者”项目中,通过提高发电量降低度电成本,从而让业主在激烈的竞争中确保收益,正是系统领跑的体现。
 
  去年,中国以34.5GW的新增装机量再次领跑全球光伏市场。这也是中国自2013年以来,连续四年获得光伏新增装机总量的世界第一名。美国新增14.7GW光伏装机容量,排名第二。排名第三至第五的分别是日本、印度、英国。其实,早在2012年,中国的太阳能市场便已开始急剧升温。由于国家对光伏产业的大力扶持,中国光伏装机量保持多年持续高速增长:2013年就突破10GW,总装机量约等于美国和日本两国装机量之和;2015年已超过15GW,是美国装机量的两倍。体量如此大的中国光伏产业,技术提升的潜力和市场空间巨大。
 
  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建新就此话题接受了记者采访。张建新认为,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已成为全球共识,也是全球能源转型发展的必经之路。
 
张建新
 
  以下是对话内容:
 
  问:光伏行业在建设运营方面企业众多,标准各异,良莠不齐,特变电工作为行业排名第一的EPC企业,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张建新:目前行业仍然面临着产品技术积极性不高等挑战,未来升级版的领跑者计划将更专注于提升中国光伏先进技术产品在全球范围的大规模利用。特变电工除了光伏电站上的组件和支架,其他的原则上都有能力去生产和制造,组件产品,我们和行业内优秀的企业形成了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另外在光伏壁网逆变器,回流箱,包括配电箱,电信、电缆、变压器方面,特变有非常强大的研发和实验能力,能比较准确的控制电器设备未来发展的质量问题。在组件质量问题控制上,其实我们以前是生产组件的,当时跟BP公司合资的,现在虽然我们退出了组件的生产制造领域,但是其实有光伏组件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对所有供应商提供的组件,可以做出抽检和检测,确保整个工程质量。
 
  问: EPC模式在光伏行业发展有什么优势?国内国际的EPC在实施过程中有什么不同?
 
  张建新:客观的说,中国整个光伏工程的体系建设,受到火力发电影响很大,而中国火力发电的体系又受中国的计划经济的体制影响。火力发电一般怎么做呢?一般比如说锅炉、汽轮机、发电机、变压器,由业主招标,招标以后招施工单位做。其实中国的火力发电真正做EPC的非常少,基本上全部走的施工,就是施工组织管理,就是一般的工程企业主要是施工环节,再加上一般的包工包料主要设备全是由业主单位来提供实施完成的。
 
  这个体系在中国延续了从解放初到现在,在世界范围内,火力发电大部分是以一种总承包的形式,也就是我可以提供技术、参数、质量要求,由施工总承包企业负责完成。这两种模式到底哪一种好呢?客观上来说,如果甲方,就是业主有非常强大的工程技术背景,了解的非常深厚,知道采购设备怎么做,(火电的承包方式)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尤其在火力发电领域,因为它的施工管理是业主强。
 
  但是如果业主这方面能力不强,他采用那种方式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比如你采购过来的东西并不是最佳配置,其实在光伏行业里边就会遇到这个问题。很多企业还是延续以前的方式,最终工程干完了,出现了质量问题责任说不清了。比如说组件这个问题,组件产品其实甲方供上去,另外一方是施工的,那组件最后出现问题,那到底是甲方的组件有问题还是乙方施工有问题?这个是很难判断的。所以最后到现实落实的时候会经常发生扯皮的事情,而且时间越长问题越大。
 
  我认为未来的光伏业的发展,以总承包的形式是更加科学、更加有效率的,更加容易控制质量和进度。比如五大发电公司,他们立项的速度很慢,预算批准是按年走的,光伏三个月就干完了,所以他们面临资金、决策上的一堆问题。但是通过EPC,再加上融资解决方案,这个问题就很容易快速得到解决。EPC方式成本其实更低,质量也更容易控制。我们的质量控制体系远远比一般的甲方控制严格得多,因为我一年四季就干这一个活。他今天这个干完了,下次再干其他的就解散了,他的人永远是不专业的,我这个体系像流水线一样,常年周而复始的干这个事,我可以有实验室他没有,我可以做检测,我可以到厂监造他没有,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问:未来传统能源和新能源的发展格局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张建新:未来的主流能源必然是光伏和风力发电等新能源主导的,也就是低碳化的。以煤炭、石油、天然气为主的发电,不会一下子退出历史舞台,会慢慢地退出。这是创新所带来的,因为现在的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的成本在迅速的下降,如果考虑到二氧化碳排放所带来成本,二氧化硫排放成本,对环境的影响,其实火力发电的成本要高于风电和光伏的发电成本。
 
  问:从事光伏行业这么多年,经历了行业的跌宕起伏,你有什么感受?
 
  张建新:就是痛并快乐的,痛在哪儿?光伏行业,可以说没有哪个行业的价格跌宕起伏这么大,我们曾经买过350万亿吨的多晶硅,现在就10万块钱,哪个行业能降到以前价格的3%?我们以前干EPC,最早的时候是90块钱一瓦,现在就50块钱一瓦,这个行业价格波动剧烈。另外这个行业热的时候让你觉得天天是火炉烤着,但是冷的时候让你觉得要绝望、崩溃。从2008年到现在,很多大企业的“先发优势”,结果发现很多先驱都变成了先烈,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都被后浪推倒在沙滩上了。而且这个事情并未结束,仍在继续演绎着不同的神话,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让你痛并快乐着,我想不出更好的词,经常是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来回行走。快乐在哪儿?光伏行业,我觉得它是价格的暴跌,对产业者,他们成了推动光伏行业发展的训导使,他们为光伏行业的比较不但付出了汗水、青春、泪水、鲜血、资本、钱,但是总体来说推动行业的进步,比如现在价格降到很低。价格很低,对于光伏制造者是一个痛苦的事情,但是对于光伏行业在全国的爆发式增长却创造了条件。
 
  新能源这两年,可以说最早欧洲是发动机,现在中国是主要发动机,因为成本的下降,比如在印度,在巴基斯坦,光伏发电的成本低至6个美分,甚至4到5个美分,3个美分,火力发电是8个美分。在中东、非洲、南美这些变革全部会发生,所以光伏行业和风力发电,为什么选择这两个行业?这对世界的能源结构,未来十年可能比我们预测的速度还快,不仅是需求侧平价上网,我看供给侧平价上网都成为一种可能。
 
  问:本月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对于企业走出去,你认为有哪些困难需要克服?在政策的落地等方面,有没有哪些意见或者是建议?
 
  张建新:需要克服的困难我觉得还挺多,有环境的困难,因为现在“一带一路”国家很多国家是穷的国家,穷的国家有好处就是中国的技术标准都比较容易落地,中国的资本也容易落地,有些好的方面。困难是当地国家的汇率波动,税收的复杂程度,配套环境缺乏,劳务、设备缺乏,还有政府有时候经常动荡变革等等,这一系列是主要的问题。走出去,需要根据每一个国家情况量身定制。“一带一路”我觉得这是一个百年战,甚至更长的战役,这可不是一年、两年、三年。中国应该按照一个国家一个具体分析,稳扎稳打的推进和实施,不能太冒进,这是我们考虑的需要克服的问题,整体的策略。
 
  外汇政策的落地,中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担保机制。 “一带一路”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还有政策需要深入的去落地。想落地也挺难的,比如我们在巴基斯坦谈了一个项目,巴方政府把价格从14.5分降到6美分的,边谈边降,边谈边降,降到现在还没有落地,我们也很无奈。我觉得“一带一路”的很多政策也不是中方一厢情愿的事,必须两国政府互动来进行。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